《权宠悍妻》她嫁给将军助他成为一代名将却被夫君和婆婆厌弃
【字体:
《权宠悍妻》她嫁给将军助他成为一代名将却被夫君和婆婆厌弃
时间:1970-01-01 08:00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点击:

  云海为了寻书可是费了很多周章,如果友友们喜欢,烦请给云海点个关注支持一下,那云海也就明白大家的喜好了,云海会更加努力的为各位帅哥靓女们掘书的。

  国公府的嫡女,嫁与将军为妻,助他成为一代名将,却被夫君婆婆厌弃,怀孕之时,他宠爱小妾,以克星为由剖腹夺子,更拿她顶罪屠之。杀身之仇,涅槃重生,她杀心机姐妹,诛恶毒继母,夺回母亲嫁妆,渣男和小妾都一一死在她的剑下。重活一世,她不再痴恋,可偏遇那不讲道理的霸道元帅。“我这个所谓国公府嫡女说白了只是个乡野丫头,配不起元帅,不嫁!”“嫡女也好,乡野丫头也好,本帅娶定了!”“我心肠歹毒,容不得你三妻四妾,元帅若不想后院血流成河,最好别招惹我。”

  李齐容站住脚步,轻蔑地勾唇,怕了吧?你陈瑾宁虽然是嫡出,可只是在庄子上长大的野丫头,能攀上侯府这门亲事,是你几生修来的福分。真退婚了,看你脸面往哪里搁?她慢慢地转身,得意地看着陈瑾宁。陈瑾宁走到她的面前,也勾唇冷笑,“要退婚,也是我来退婚,你们李家凭什么退婚?出了这等丑事,你们还有脸来胡搅蛮缠,虚张声势,真是丢人丢到你娘的腿去了。”陈瑾宁已经没打算做什么大家闺秀,她是什么样的人,就做什么样的事,说什么样的话,她的素质不是留给这种贱人的。李齐容的脸色变了变,没想到这陈瑾宁这么难缠。李家当然不能退婚,也不能被退婚,这亲事在父亲出征之前就定下来,这小贱人是父亲的救命恩人,父亲是最看重恩情的人,这也是为什么要在父亲出征之后,才仓促让嫣儿入门,只要入门,事情就定下来了,父亲顶多是震怒一通,也改变不了事实。当时以为陈瑾宁不过是个野丫头,没见识,好糊弄,随便唬她几句就能镇住,没想到竟是这样刁毒的人。李齐容看了看长孙氏,长孙氏也是始料未及。她面容微微扬开,露出柔和的微笑道:“瑾宁,嫣儿和你是表姐妹,你们也一直很要好……”陈瑾宁冷冷地打断了她的话,“我和她不是表姐妹,我舅舅生不出这样不知羞耻的女儿来,我和她也不要好,若是要好,她不会连我未来夫君都惦记,既然事都做到这份上了,大家都不要假惺惺,把话摊开来说吧。”长孙氏咬了咬牙,“现在嫣儿都已经怀孕了,你要怎么才能容她入门?”“要我容她入门,不可能,”陈瑾宁看着长孙氏,前生怎么就不觉得她笑容虚假?如今看她,简直恶心,“但是,她既然怀了李良晟的骨肉,我也不会挡人的路,由国公府退婚,婚书拿回来,以后我与李良晟婚嫁各不相干。”长孙氏气得肺都要炸了,“若是她为平妻你为正妻呢?”“妾都不可能!”陈瑾宁一口回绝。“你……你怎么就这么不懂事呢?就这么狠心?她都委屈做平妻了,你还想怎么样?”长孙氏终于爆发了,指着陈瑾宁怒斥。陈瑾宁冷冷一笑,“委屈?她委屈就别发骚啊,发骚就得承担后果,事就是这么办,不奉陪了。”说完,她拂袖而去,连给他们说话挽留的余地都不给。长孙嫣儿的眼底迸出愤恨来,宽袖底下的拳头紧握,指甲印入了皮肉,陈瑾宁,今日羞辱之罪,我定要你还回来。李齐容看着长孙氏,神色有几分不悦,“看来夫人在侯府没什么地位啊,连一个庄子里回来的继女你都压不住。”长孙氏是国公府的夫人,听了李齐容这话,心里又气又羞,气的是她一个侍郎夫人竟敢指责她。羞的是,她今日确实压不住那丫头。只是说来也怪了,这丫头往日从不敢顶撞她,今日是疯了吗?想起她刚才的态度,她浑身是火,压了压脾气对李齐容道:“你们先回去吧,我再跟她说说,婚事你们就按照原定计划办,必须得在侯爷回朝之前,把良晟与嫣儿的婚事办了,她的肚子不能等了。”长孙嫣儿泪意莹然地看着李良晟,今天李良晟的态度让她有些害怕,他为什么就不能硬气一点退婚?李良晟拉着她的手安抚道:“嫣儿,你等着,我一定会娶你过门的。”送走李家姐妹,长孙氏把门一关,不争气地看着长孙嫣儿,“你自寻死觅活的做什么?丢人现眼!”长孙嫣儿泪意一收,眼底涌起恨意,“姑母,杀了她!”长孙氏没好气地道:“你以为杀人是踩死一只蚂蚁?这么简单?”“姑父不喜欢她,她死了也不会有人追查的。”长孙嫣儿急道。“你错了,国公爷虽不喜她,却也不见得会任由她无端死去,毕竟,那小贱人是她的嫡女。”“姑母,那怎么办啊?我这肚子快捂不住了!”长孙嫣儿哭着道。长孙氏烦躁地道:“行了,别吵,让我想一下。”陈瑾宁回了梨花院,海棠崇拜地道:“小姐,您方才真是太威风了。”陈瑾宁笑了笑,心底却又酸又痛。重生前的那一幕,不断地在脑子里徘徊,她能感觉到恨意在唇齿间碾碎碾碎再碾碎,她方才恨不得就这样杀了李良晟和长孙嫣儿。可不能啊,她前生临死前便发誓,若有机会报仇,定要他们千刀万剐。她慢慢地坐下来,习惯性地伸手捂住腹部,平坦的腹部让她心中又是一阵揪痛。“三小姐,你太不识好歹了。”张妈妈掀开帘子进来,劈头就是一句骂。陈瑾宁眸子眯起,把背靠在椅子的软垫上,冲张妈妈招手,“你过来,我跟你说。”张妈妈不悦地凑上前,“三小姐有话……”陈瑾宁眼底顿时掠过一阵寒意,还不等张妈妈反应过来,脸上就挨了两巴掌。陈瑾宁冷冷地道:“你说,港彩图库118图库到底是谁不识好歹?”张妈妈捂住脸,不敢置信地看着她,“你打我?”“是,怎么地?打不得你?”陈瑾宁肆意一笑,红唇白齿,却叫人觉得狰狞。张妈妈心中一震,这丫头怎地这么硬气了?一定是强装出来的!她狠声道:“好,三小姐不待见老奴了,老奴马上去禀报夫人,把老奴赶出去吧。”把夫人抬出来,看你怕不怕。陈瑾宁却只是冷冷地看着她,“去啊,赶紧去。”张妈妈见镇不住她,反倒自讨没趣,不由得冷声道:“老奴这就去。”海棠看着张妈妈疾步而去的背影,有些担心,“三小姐,您不怕夫人了吗?”“真要打起来,便是那老匹夫也不是我的对手!”陈瑾宁面无表情地道。海棠跟着她从庄子里回来的,自然知道她武功高强。只是她想了许久,老匹夫到底是谁?陈瑾宁指的自然是陈国公,她的父亲。那把她丢在庄子里十三年不闻不问的人,前生不恨他,以为做父亲的都是这样,虽然常常看到他待大姐大哥与自己不一样,可长孙氏却说因为她在庄子里长大,少见面,感情自然没有常常陪伴在身边的子女亲厚。

  枪林弹雨拼搏十几年,楼柒决定金盆洗手退出江湖,谁知一时贪玩驾机想飞越神秘黑三漫卡角,却被卷进了深海旋概资事涡,然后…落在一个男防秒但人怀里。狂腻了,她现在要努力扮柔弱装装小白花,他却一步步撕开她的伪装,逼着她露出彪悍女汉子的本性。

  剑光一闪,卜嗤一声,黑色的血喷了楼柒满脸,腥臭得让她要呕。“僵尸”被一脚踢飞了出去,但是那整齐被切下来的那只手却还抓在楼柒的胸口……一只断手……一只指甲长长尖尖的断手……一只喷着黑血的断手….就这样挂在她胸口上!!!“啊啊啊!”楼柒再度尖叫。“闭嘴!”鹰飞冲过来,一把提起她,向血人那边丢了过去。楼柒的愤怒开始盖过了恐惧。你母亲的!这已经是她今天第三次被摔了!但是低头一看到胸口挂着的那只惨白、黑血、长指甲的断手,她又想尖叫了!就算不害怕,她能觉得恶心吗!所有侍卫都在跟那些“僵尸”苦战,剑影寒芒,黑血飞喷,僵尸鬼哭狼嚎,让人打心底感觉到颤栗。美妙歌声早已经停歇,但是楼柒这时也不怀念了,那歌声分明有致幻作用!“过…来……”血人倒在地上,流着血泪看着她。楼柒真心想哭。红眼君,我对你也不敢亲近好么!这到底是个什么世界啊?流血泪的红眼君,要吃人心的“僵尸”,留出来的是黑血!她感觉到了上天对她森森的恶意啊,怎么就把她丢到这种鬼地方了?要是这个时候楼柒还不知道自己穿越了,那就真的蠢死。可是她真心不明白自己做了什么事让穿越大神看得起的,她只想大吼一句,求别坑!求让她回去!现代虽然空气极差人极冷漠,但好歹处处笼罩着科学之光啊!现在这里那些能在半空飞的阴阴嚎叫着挥舞着爪子时时要挖人心的僵尸到底算个什么事啊!一阵腥臭又飞扑而来,楼柒有了经验,立即就地一滚,那只尖利的爪子嗍的一声直直插进她刚才躺着的土地,一绞,尘土飞扬,竟然被他抓出一个小坑来。那“僵尸”松开手里白抓着的那块泥土,侧头对她咧嘴一笑,两个尖利的白牙间,竟然拉扯出一条鲜红肉丝。楼柒腹腔里顿时一阵翻腾。我靠!这家伙该不会不久前真的刚吃了人肉人心吧!眼见那家伙又朝着自己扑来,楼柒顿时尖叫,一翻身,手足并用地朝红眼君爬了过去。二者相衡,满身流血的红眼君赢了!四名侍卫一直在跟“僵尸”拼杀,但是始终不离红眼君四周,将他紧紧地护着,楼柒爬进他们的护卫圈,一屁股跌坐在红眼君身旁。虽然四周还是杀气腾腾,腥臭阵阵,但是很明显地她暂时安全。侧脸一看,却见红眼君全身颤抖,手紧紧地握着拳头,森森白牙死死咬紧,那双血红的眼睛瞪着他,血泪汩汩。“你很疼?”她瑟缩了一下,看他这样子也很渗人好不好!但是再瞄一眼那些嘶叫着的“僵尸”,她心里打了个突。红眼君至少有一群看起来是正常人的手下……已经飞扑过来共同抗敌的鹰突然转头对她暴喝了一声:“死女人!抱着主子!”“你丫的客气点!”楼柒顿时怒了。“抱着主子,否则我把你丢给他们生吃了!”鹰对着她阴森森地笑,同时,手里的驽飞射,一箭射进一个飞扑过来的“僵尸”,黑色的血喷了出来。楼柒打了个寒颤。相比起来,还是红色的血正常!识时务者为俊杰,她是很惜命的!立即转身拉起红眼君,闭上眼睛心情壮烈地将他搂住。男人健壮的身体搂入怀,一开始只觉得他浑身都在颤抖着,但是很快他就安定了,同时,楼柒感觉到一股肃杀气势自他身上传了出来。她睁开眼睛,惊讶地看着他。而同一时间,沉煞也看着她。这个突然从天而降的女人竟然真的可以止他的蛊毒发作之痛!很好,很好!如此,他便有了争取的时间!周围哀嚎声声,腥臭血气弥漫。那些“僵尸”被屠杀殆尽,遍地尸横,残肢断臂。天际,吐出了一小片的朦白。天快亮了。楼柒听到所有侍卫都长长地松了口气。“主子,是否离开此处?”鹰问。“走。”红眼君当先一步,转身向山里走去。鹰等人在后面跟上,望着他大步而行的背景,感动得眼泪哗哗。“没想到主子在十五也能行走自如了……”众侍卫点头如啄,附和。“名字。”“啊?”楼柒看着抱着自己的红眼君,慢半拍地反应过来,“楼柒。”“从现在开始,你跟着我。”“……”楼柒把到了嘴边的跟你妹的四个字默了默地咽了回去。初来乍到,她什么都不知道,两眼一抹黑啊。那些像僵尸一样的人,还有多少?或者说,这个世界还会有其他的什么东西是原来那个世界中没有的?楼柒很忧伤地地想,她这么一个如花似玉的少女,孤身行走在这样的江湖,那得多危险啊。这些人至少实力还是很强悍的,是不是?“红眼君,你们……”是什么人…..话还没问出口,红眼君气息一冷,瞥了她一眼,道:“沉煞。”“啊?”“我的名字。”红眼君这三个字让他十分不喜。“沉……”“女人,你该不会真敢直呼主子的姓名吧?”鹰的声音在一旁响起,“主子,爷,帝君,三个称呼你选一个!”楼柒出离愤怒。一眼瞪了过去,“名字是你家主子自己告诉我的!如果不是让我叫,他何必告诉我?还有,你!你一个侍卫,我跟你家主子在说话,你插什么嘴!边去!”其他几名侍卫目瞪口呆。鹰卫自小跟在主子身边,可以说与主子是兄弟之情,而且因为他冷酷毒舌,这么多年就没有人敢对他大呼小叫的,现在这个女人竟然叫他“边去”!胆识过人啊……鹰冷眼看她,“你以为你是什么人?从今天开始,你就是主子的侍女。”“我谢谢了!”楼柒翻了个白眼,她是怕死,但并不代表她愿意为了活着出卖尊严,侍女?那是什么玩意!她堂堂来自二十一世纪的美少女,怎么可能当侍女!当下就拍了拍沉煞的肩膀,斜睨着他道:“放我下来,你们走你们的阳关道,我去过我的独木桥……”“呵呵呵呵,姑娘这话在下替你改一改如何?应该是你走你的阳光道,他们走他们的奈何桥。”突然响起的声音,温和如春风拂过耳边,但是楼柒却突然生出一缕危险的预感,这声音竟然虚无缥缈让人听不出方位,像是在苍穹笼罩而下,哪里都可能是那人的所在。在这声音刚响起之初,六名侍卫立即就将沉煞紧紧地围在中间,张开披风,形成了一个帐篷,把他们彻底遮挡住了。月光被挡住,楼柒全身绷紧了,搂着她的手臂也紧了紧,她贴在沉煞血粘粘的胸膛上,那血腥味让她皱紧了眉,伸手就想推开他。“不想死的话就别乱动。”沉煞的声音沉沉。“你没听他刚才的话,明显是不会杀我,他是来杀你的吧,跟着你我不安全。”虽然这么说着,但是楼柒还是下意识地压低了声音。沉煞突然冷笑,“你要不要试试?”话音刚落,他竟然一振臂立即用力将她抛了出去!

  穿越成残暴女帝。 她以为,她走了运。 不曾想,人生如戏,全靠演技,这些夫君都不是简单的主儿。 且看她如何玩转古代,笑拥江山美男。

  不用了,还是…该自称什么呢,朕?孤?孤王?寡人?寡王?算了,就用朕吧。还是朕亲自去一趟吧余光撇向古公公,没有反应,看来自己是猜对了。是的,奴才谨遵旨令看了眼桌上的美食,叹了一口气,吃个饭容易吗?唉……跨上十六人抬的豪华龙辇。一路朝着落羽居而去。陛下,现在天气酷暑,老奴给你扇扇风,这样您就不会中暑了。呸呸呸,陛下是天子,怎么可能会中暑,瞧奴才这张嘴巴,陛下一定会活个千秋万世,与天同寿的行了,少拍马屁,这龙辇这么高,你扇也扇不到,用不着。顾轻寒不耐烦的挥挥手,这古公公,有必要紧张成这样吗?要说,这原主如果不好,也是被古公公给惯出来的坏习惯。是是是,瞧老奴,都把这事儿给忘记了古公公拿着扇子,朝御辇一看,御辇比他自己还要高,即便踮着脚尖也够不着,他怎么就没发现呢,难道他真的老了吗,连这点都没有注意到。御辇还在不断的前进着。古公公落后几步,将手里的扇子丢给一旁的小侍,阿谀的脸上瞬间冷了下来,连空气都冷了几分,脸色阴郁嗜血,森冷的声音犹如地地狱传来,不带一丝感情,除了上官浩,昨晚侍寝的人全部给杂家乱棒打死,丢入天人井。是,奴才遵命小侍微微点头,抱着扇子领命而去。天人井上又要多了九条冤魂了,这九人真可怜。上官贵君虽然没被处死,却是生不如死,也好不到哪去。想到那天上官贵君赤着身子,浑身血肉模糊的爬了出来,小侍身子一抖,眼里畏缩,脚步不由得更快了。陛下的脾气越来越暴躁了,天天杀人,他得离远一些,省得哪天不明不白的做了刀下冤魂。——还未到落羽居,一片吵杂声,重物声便不断的传出。段鸿羽,你别太过份了,后宫不是你的天下,不是你想怎样就能怎样的。我怎样了,我怎遭了,我怎么过份了,卫青阳,我告诉你,这后宫也不是你想诬蔑谁就能诬蔑谁的。你,你简直不可理喻……是啊,我是不可理喻,那你把我的美人樱还给我我说了,那盆美人樱是它自己掉下来的,不关我的事,倒是你,无缘无故为什么把我的玉佩摔了我算是见识到了,你这闷葫芦要嘛不说话,要么句句都攻于心计。你这个混蛋,做贼的喊捉贼。贵君,贵君,别打了,求求你们别打了啊,段贵君,您没事吧。别打了,两位贵君求你们住手吧。砰砰砰又是重物撞击落地的声音,夹着小侍们的低呼求喊声。顾轻寒走一看,一红一青二个人影不断的地上扭打着,衣服皱巴破烂不堪,两人脸上负伤累累,因愤怒而微扭曲。一旁的几小侍无措的想将他们分开,又不敢去拉。啪啪啪顾轻寒双手鼓掌,站在梧桐树下:不错,很精彩,继续两人听到这句话,身体僵硬了几秒,而后,纷纷松开对方的手,扑通一声头抵地面背朝天,跪了下来。陛下万岁万岁万万岁怎么不打了,接着打啊陛下,臣侍知错了,臣侍再也不敢了。红衣男子抬起泪眼婆娑的脸蛋,抽噎着鼻子眼泪含屈道。好一个我待犹怜的妙人儿,高挺的鼻梁,纤长的脸型,不点而红的朱唇,妖娆的身姿,一言一行中,无不带着魅惑之态,善财童子高手论坛,即使如今泪眼婆娑的。这简直就长得比女人还女人的妖孽。可惜,一只眼睛被画上了一个大大的熊猫,唇角也略微肿了起来,想来是被打的吧。哦,那你哪里错了顾轻寒看到这个鼻涕男忍不住揶揄。臣侍……虽然卫贵君故意打翻了陛下送给臣侍的美人樱,还对臣侍动了手,臣侍也不该还手的,臣侍不够大度,臣侍有错。段鸿羽再次抽了抽鼻子,无比可怜的哀看着顾轻寒。一旁的卫青阳在心里翻了个白眼,这个段鸿羽太不要脸了,三言两语把所有罪过都安在他身上,还暗指自己不够大度,率先向他出手,果然,人若无耻,天下无敌。是这么回事吗顾轻寒将目光转向卫青阳。臣侍没有打翻他的美人樱,在臣侍来之前,那盆美人樱就在桌子边沿,风一吹,美人樱便应声而倒了胡说,那一整盆的,怎么可能风一吹就倒,明明就是你羡慕陛下宠爱我,所以才心生嫉妒,摔了美人樱的。陛下,陛下,臣侍舍不得您送的鲜花啊,这些日子,臣侍一直把美人樱看得比自己还重,如今却,却,呜呜……臣侍好心疼啊……看着红衣妖娆的段鸿羽,伸出莹白无骨的双手,欲抓住她的衣摆,想到些什么,又颓然的放弃,眼里闪过一丝恐惧,是的,就是恐怖,虽然只是一闪而过,还是被顾轻寒看到了。睁着可怜兮兮,无辜的桃花眼抽噎地看着顾轻寒,加上一个大男人,学着女人模样撒娇哭泣,顾轻寒不由恶寒了一把。这是妖孽中的变态啊,顾轻寒给他升了一级,人妖。陛下,您也知道的,臣侍自小就没有什么背景,爹不疼,娘不爱,全靠着陛下您的宠爱才有的今天,而卫贵君,他是堂堂卫国最受宠爱的七皇子,又是凤后所出,集万千宠爱于一身。其实,卫贵君如果看臣侍不爽,出手教训臣侍,臣侍,臣侍也不敢多说什么,只能认命的段鸿羽又轻轻的抽噎起来,顾轻寒无语,这都什么跟什么人啊。太恶寒了吧,真想拔腿就跑。跪着的卫青阳平淡无波的眼睛闪过一丝嘲讽,快得把握不住。呵,最受宠爱的七皇子,如果最受宠爱就不会被当作礼物送来这里,过着猪狗不如的生活了,小侍至少还有纯洁之身,而他呢,不过是女皇的一个玩物罢了,呼之即来,挥之即去,高兴了就赏,不高兴了就往死里打。

  今天云海的推荐就到这里了。各位书友有什么好的书目,也烦请评论区推荐给云海啦,因为云海也是个大书虫啦。而且云海还可以推荐更多书友,有道是“独乐乐不如众乐乐”嘛,在此云海评论区恭候了。

(责任编辑:admin)